桃子核里的宇宙
  • 08«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10
《破土》备忘
2010-03-24 (水) | 編集 |
“要了解光的神秘,有件事情很重要:光亮关系到让黑暗存在。我说的并不是与黑暗对立的光明。建造寺庙和教堂的人都知道,有些东西应该留在光明之处,有些东西该留在黑暗之中。建造教堂的伟大工匠知道烛光只能让肉眼看这么远。在底下,永远看不全上面有什么,但他们并未因此不去精细描绘屋顶的天使。何况,天使也不一定要让人瞧得那么清楚——它们是为了更高的力量而存在。只要存在,就有其意义,这是雕刻的作用之一。”


“我十岁那年第一次走进大教堂,那次经验彻底改变了我。那是在波兰的克拉科夫。建筑的力量让我震慑,我走出教堂,变了个人。我读书时研究了法国的沙特尔大教堂;里外一切我一清二楚——立面中央山墙的三角面、三道门的安排、四等分的拱形屋顶、厚重的扶壁、交叉肋拱。后来当我亲眼看到教堂,脑中一片空白,因为事实、知识都不是重点,让我心醉神迷的是光线的交织并陈。颜色本是不可捉摸的,但是在沙特尔,因为有彩绘玻璃,颜色仿佛可以碰触。珊瑚色和红色映照在柱子上、地上,让人想把这些颜色捡起来。光线把颜色变成实体。”




***

我得说这位先生该去布道或者写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