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子核里的宇宙
  • 06«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31
  • »08
换地头
2010-04-16 (金) | 編集 |


转去这里





让我去春眠俩礼拜
2010-04-05 (月) | 編集 |
懒得搬家,先搁着,真完蛋了再讲。

出门采小花结果在某市的最后六小时是在麦当当里度过的,清明大军果然强悍非比寻常。春游真好、真好,春游完了我要修身养息,就这样。

鸡摸发病期
2010-03-29 (月) | 編集 |
连着两天晚上打电话要凉皮,第一天八点过了,嗯,卖完,我饿到第二天早上,第二天六点打,还是卖完。

实在熬不住吃了米粉。吃得肠满肚圆,太圆了,我打个嗝都能感受到米粉在往上涌,往上涌,马上就要像失修的马桶一样喷出来啦。谁知道这时候凉皮店给我打电话了。

“现在有了,你要不要?”

我要不要?我直接可以躺在地板上滚来滚去哭了。我要,但我的胃不要,我胃里半消化的米粉和那没缘的凉皮就是一对苦鸳鸯,就是罗密欧和猪丽叶,当它们中的一个爬上阳台的时候,另一个注定就要随着厕所的滔滔洪水一起去广大世界流浪鸟。猪丽叶家的房子太小,这真不是我的错,真的不是。

吃不下的我多么、多么希望自己有很多个胃,一串掏出来就像猴哥那么拉风,这个是合金钢灌王水的胃,那个是橡皮糖一样可以无限拉伸的胃,还有减肥专用胃,吃一点点就饱得像啃了座山,还有生物电池胃,把吃进去的糖和碳水化合物转成电流,左手正极,右手负极,皮卡……给笔记本充电。

而更现实的问题是,凉皮店的小盆友今晚八点还会给我打电话吗?“我们还剩最后一份,你要不要?”这样。你们多收过我钱,给我放错过辣,还忘记过给我筷子,而我一直这么爱你们,世界上还有别的连着两个晚上在你们外卖电话里哭哭啼啼的人吗?这简直可以做成广告登小报啦,“凉皮卖完,大学女生满地打滚”,虽然我顶多在床上打个滚。



鸡摸得没力气意淫了。现在不想干活不想干活。侯麦真闷,《O侯爵夫人》被丫拍得像游泳池放干水,还长青苔。至于我,我是个瘪掉的热水袋,面对世界只能噗地放出一股气。噗。

高壮胡子小姐
2010-03-28 (日) | 編集 |
学校超市卖桑葚,八块钱一盒,就一层,大部分没熟,熟透了的又烂掉,吃完手指和舌头都是紫的。想起来阿傻同学高中操场边有一棵桑树,到春天劈劈啪啪往塑胶跑道上砸桑葚,体育课跑圈时被踩得稀烂,大家都觉得脏,只有她去捡刚掉下来的,兴高采烈洗了吃,犹如中五百万,还死活不肯答应带我去一起捡。

阿傻同学高,壮,貌美,脚有四十码,和她爹的脚一样大,买鞋先要店员把所有三十九码以上高跟鞋拿出来。高考前莫名奇妙长了胡子,据说是因为喝了鸡精。去北方以后不停向我抱怨班里的男生还没她一半爷们,为了追她上铺女生请她吃饭,阿傻同学拒绝后被要求付账。但阿傻同学承认自己长着一颗中年妇女的心,和她以及她表妹吃饭,整顿饭就听她教育她表妹要听爸妈的话,要体贴大人,要好好读书,还给表妹零花钱,典型打一棍子给一甜枣。结果她表妹只比她小两岁。

和阿傻同学一起八九年,出门永远是她认路。买东西买双份,回来让我自己挑一份。我只会下面条,家里没人时宁愿不吃饭,阿傻同学下课回来给我带吃的和漫画,还有冰糖苹果和橘子,因为他们学校门口的最好吃。她和她妈两个在家的时候永远是她烧饭,还买菜,但阿傻同学答应过烧饭给我吃,她至今没干过。她欠我很多顿,现在她要跑到更远的地方去了。

桑树上如果有小妖怪,一定是被阿傻同学捡到了。小妖怪又皱又丑,还被桑葚雨打得哇哇乱叫,新衣服都被染成紫黑紫黑的了。大家噼里啪啦跑过去,根本不理它一下下,只有阿傻同学捡桑葚吃的时候发现了它,她把小妖怪放到水龙头底下冲冲干净,放在教室窗台上晾干,上英语课无聊就拿笔戳它玩。他们用尺和橡皮搭个跷跷板,小妖怪坐一头,阿傻同学的小指头坐一头,稍微用力大点,他们两个就能一起跳到教室外面,跳到太阳底下,跳到四月的树的枝条上。


阿傻同学和小妖怪最后一定要去卖桑葚,就在她从前每天买菜的菜场,我去和他们一起蹲着,每盒八块,熟得刚刚好。卖剩下来的做成桑葚果酱,涂在大羊角上好像血浆一样红艳艳的。我们肯定能中五千万,一捆一捆拿来铺床,阿傻同学兼任厨娘、司机和打手,我负责吃饭洗盘子倒垃圾,小妖怪长在我们的院子里,它还有樱桃妖怪和枇杷妖怪3P。我们是坏蛋一家,户主是高壮貌美心理年龄三十八岁的胡子小姐,她养了一群饭桶,最大的那只喜欢装死和晒太阳,它怎么都长不大、永远也不长大。






让我睡吧
2010-03-21 (日) | 編集 |
每天想要睡十小时TAT


回家发现阳台上多了枇杷一棵,橘子(也可能是芦柑或者橙子)一株,娘说,“统统是从你那盆要死的花里长出来的”。
……难怪它要死了。(每天每天被扔垃圾……)
另外娘还在种土豆,芽没冒出来,估计也快了。土豆咖喱鸡我很爱!枇杷我最爱!橘子虽然上火也马马虎虎……但下次可不可以不要往我那盆要死的花里面扔东西尤其是果核?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把鸡蛋果和山竹的种子都埋进去了,那种东西长不出来的真的TAT


***

冬天的时候梦想的故事是没有皮的熊,拱在苹果里的虫和睡在桃子核里的虫的爱情悲剧,没有皮的熊每年冬天闹失眠跟饥荒,桃子虫嫌弃苹果虫没有桃木雕的摇床,鹳鸟守着一只金光闪闪的蛋,它没法把它送给别人,因为它长得像只灯泡,而遥远的更北的地方住着贝什米特巫师一家,他们能让牛羊拉出新鲜而热腾腾的牛肉肠和羊肉肠(腌过了!风干了!甚至煮熟了!一落地就会自动切开!),能让马尿出喷涌雪白泡沫的金黄的啤酒,唯独不能让土豆自动从筐里跳出来脱得干干净净下锅煮成一滩柔软的泥浆。

当他们发现蓝蓝路外送电话时有多么涕泪交加……


***

现在则在意淫会讲多物种语言并且被建筑系开掉的安东尼奥先生的事情。他建造的长廊长着鸡腿菇的柱子,公寓的墙面浮出恶龙还有美人鱼的鳞片,如果有人敢在深夜里站在楼下望一望阳台,他会发现它们都有一张魔鬼的脸,彼此交谈并且大笑。没有姑娘愿意嫁给安东尼奥先生,后来他碰到一位先生,那位先生据说在家门口打酱油结果一直迷路到这城市,他被人贩子卖了,但仍旧抱怨没有音乐会。安东尼奥先生愿意给他造一座剧院,它高而挺立的拱顶会是一只象牙嘴啄木鸟的喙,它的入口是最深的海底鲸鱼张开的口唇,顺着立柱往上看时能看到一朵一朵金针菇菌盖下细腻绽开的菌褶,鮟鱇鱼和萤火虫是夜场的灯烛,而当音符被奏出时,它们会首先飞向荧光闪烁的天顶,然后一颗一颗掉下来,每一颗都是银的,能把人砸晕。


***

后面一个在Casa Vicens被卖掉之前如果克服掉懒病应该能干出来。请卖得慢一点虽然我真不觉得有人买(请说无价之珍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