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子核里的宇宙
  • 06«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31
  • »08
无名指伸不直了TAT
2010-01-02 (土) | 編集 |
蚕丝被加羽绒被加电热毯,于是今早发现手冻肿了一根TAT 若非我抵死反抗娘还可能搬羊毛被来压死我,那、那根本是退休人士的装备好不好……


***

上月,有人送来下了六百公斤绘画大师的复制品,扔进地下室,六百公斤浸透了水的伦勃朗、哈尔斯、莫奈、克里木特、塞尚,以及欧洲其他绘画巨匠的作品,我于是在每个包的四周裹上一幅名画的复制品,到了傍晚,当这些包整齐地堆放在升降梯旁边等待运走时,它们身上裹着的美丽画幅使我怎么也看不够,瞧,这张《夜巡》,这幅萨斯基亚像,这幅《草地上的早餐》,这张《缢死者之家》,这张《格尔尼卡》。

另外,在这个世界上惟有我知道每一包的中心还藏着一本名著,这个包里是翻开的《浮士德》,那包里是《唐.卡洛斯》,这儿裹在臭烘烘的纸张中、封皮染有血污的是《许佩里翁》,那儿,装在旧水泥袋里的是《查拉图士特拉如是说》。

因而,在这个世界上惟有我知道,哪个包里躺着——犹如躺在坟墓里——歌德、席勒,哪个包里躺着荷尔德林,哪个包里是尼采。



《过于喧嚣的孤独》。
因为书名,放了很久都没碰。让我想起了第一次看兰姆时的心情。因为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所以闭嘴。

***


DSC08165

去年。悼念三十度的美好温度。我暗恋窗子看着的那棵芭蕉,还嫉妒了别人的书房。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する
URL:
本文:
密码:
秘密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