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子核里的宇宙
  • 10«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12
都是复述
2009-11-15 (日) | 編集 |
电视里在放巴巴罗萨,和娘一起看得忘掉吃饭了。

德国坦克冻在泥路上的场景和俄国包头巾的女人擦眼泪的样子非常超出预料。小时候看二战那套电影时什么都不知道,只记得盟军挂在塔楼上当靶子的伞兵和逛过圈就回撤的德国飞机,对巴顿印象深刻,他对飞机打手枪(哦)骂脏话的时候我情不自禁联想到了前幼儿园时代的偶像夏侯惇爷爷(不能比!)。

至于头巾,正在看的克里姆林宫的狼写到了拉扎尔的母亲,她总戴着白头巾而非遵照传统的黑色,她说那“太忧伤了”。
拉扎尔是个犹太人,童年时他见过哥萨克如何在村子里洗劫,父亲给他们“五六个土豆,五六个大圆面包和三四颗圆白菜,但是这些东西只够给一次的。父亲把家里所有的面包、土豆和白菜都给了出去,似乎这样做就能满足他们的贪心,然而这是不可能的,下一次,他们会要得更多,东西一得手,他们通常一走了之,家里只剩下那些藏在隐秘地方的东西。”
沙皇在同日本的战争里节节败退,为了分散民众注意力,他发起反犹宣传。年龄最小的犹太人被纷纷送往前线。拉扎尔的堂兄为了逃避兵役,先是朝右脚大拇指开了一枪,然后是左脚,最后他只留下两个指头,但他仍然去了,并且在三个月后死在满洲里。
最后拉扎尔成了斯大林最忠实的追随者。他监督大清洗,他是高层里唯一的犹太人,一个反犹者。

***

我头痛得不行。
这几天发现的比较有趣的事情是亚利山大三世桥和大象洗车。

亚利山大三世桥,位于塞纳河,俄法同盟的纪念,由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赠予法国,并以其父的名字命名,居然很好看……不得不承认还蛮合适,毕竟尼基他老爹受他娘的枕边风影响太大,一边宣称如果自己是德国威廉童鞋的爹就非暴打他不可(相对的威廉童鞋非常欧洲地蔑视尼基他爹是野人),一边欢乐而一去不返地奔向了法国。

大象洗车是米国动物园搞出来的。盛惠20美元——这群大而无当光吃不生产皮粗肉厚还长硬毛的家伙怎么这么萌,怎么办我好想在它们鼻子上玩滑梯TAT

讨厌所有长鼻子,长脖子和大肚子,你们是天敌里的天敌。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No title
每天蹲点都有惊喜。
继续听微分的细节
好奇你的专业?=w=
2009/11/16(月) 14:21:42 | URL | 杆 #LkZag.iM[ 编辑]
No title
啊这是一个将来大概要去搞规划的工科生<-杯具
2009/11/17(火) 19:12:21 | URL | XI #-[ 编辑]
留言:を投稿する
URL:
本文:
密码:
秘密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